赔光老本之后,这款让玩家“死了一百次”的游戏停更了

原创 作者:小篱 2019-05-08 10.2k
两个月后,齊葩告诉我,《Qipa World》已经停止更新了,尽管他觉得这款游戏并没传说中的那么不友好。

入手《Qipa World》是一个偶然,两个月前,一个跳动的小毛球挑起了我的兴趣,第一眼便爱上了这瑰丽梦幻的游戏场景。



齊葩为《Qipa World》精心设计了5个关卡,这些关卡有一个有趣的衔接规律,根据地球生态系统衔接:

地下-》岩浆-》森林-》沼泽-》水下


玩家将扮演一个可爱的黑色毛球。他出生在黑暗的世界里,它从黑暗的地下出发,穿越岩浆,来到深林,穿越沼泽,潜入海底,经过不懈努力,他将与他的同伴一起回归陆地,重获光明,来到崭新的世界。

一个走偏的游戏设计

齊葩透露,他最初的设计理念是想做一款手机版的ori(《奥日与黑暗森林》):唯美的有场景,感人的故事情节,爽快、硬核的战斗体验……

《奥日与黑暗森林》场景截图

“但是无奈一个人实在扛不住了。就做成这样了.....”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缩小场景规模与精细度,拿掉战斗玩法,《Qipa World》成了一款只能通过移动、跳跃来躲避攻击的横版跳跃游戏。

令人惊喜的是,整个游戏画面风格与ori同样清新绮丽,但又有截然不同的美感。



同时,游戏也完全符合他最初的预想——做一款极具挑战性的游戏(事实证明他确实做到了,因为太难没人玩了)

游戏难度:最有成就感的设计

开发者是个心机boy,他在你的冒险旅程中设置了重重难关:风车、“夺命齿轮”、“锤子阵”、“火球”、“毒气弹”、“飞针”,出门跪也是常有的事儿。

(这风车俨然是一台“碎尸机”)

(看来手残党不只我一个)

其实把玩家虐的死去活来并非齊葩的本意,“在设计的时候群里一群水逼在说太简单的。其实他们根本没玩过,只是在瞎水。然后就这么难了。”

齊葩完全放开手脚,按照自己的感觉走:既然想要难度,那就多为难度加点料。

(+1)

不成想,却忘记了踩刹车,不过齊葩似乎很享受这种将玩家拿捏手中的愉悦感。他直言不讳地告诉GameRes,游戏难度是让他最有成就感的设计,尽管这让他“赔光了老本”。

拒绝上班:一个程序员的创业之路

上班工资太低了,上有老,下没小,没房没车没户口,不拼一把就完了GG了。


(素有“关东第一镇”、“北方义乌”之称的海城市西柳镇,就是齊葩的家乡)

1993年,在辽宁海城市的一个叫作公怀村的小村庄,齊葩出生了,此时,他的父母已年近半百,爷爷曾是地主,但这并未给这个家庭带来荣光,反而成为那个年代的负累,财产均分之后,从父辈开始这个家庭就沦为“贫下中农”,虽然在齊葩出生后,家庭也算是“中等水平”,但“有时候家里却拿不出一毛钱”。

(与唐王李世民颇有渊源的大慈悲寺就在隔壁的毛祁镇,距离齊葩家只有几分钟小三轮的车程)

小时候的齊葩也是一路跌跌撞撞地长大(以至于两边的额角现在也长不出头发)。

“我一直很听话。学习成绩很好。但是初中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这一切。

在农村,如果下雪了,学生们应该去学校除雪,放假了也一样。有一年,过年那天下雪了,雪停了我就去学校除雪,有好多人没去。去的人没有得到奖励,没去的人也没有受到惩罚。

我看到了世界的黑暗,然后我离开了学校,放弃了我的初中学业。”

作为这个家庭中唯一的孩子,家人们开始为他的未来担忧。

“家里决定让我学一门技术,我决定当一个设计师,用的设计来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对动漫感兴趣的他在沈阳选择了一门平面设计专业,学费1年2000元。至于为什么对动画感兴趣却报名平面设计而不是动漫设计呢?

他说:“当时可能是脑子进水了!”

话虽如此,他却很珍惜这次的机会,成绩优异的他拿过不少奖项。

毕业之后,经同学介绍,他找到了第一份工作——修复日本漫画杂点,这是一项没有技术性的工作:手绘扫描到电脑上之后有黑点,他的工作就是手动把黑点删掉。

于是,在入职的第二天他就选择了离职,后来找到一份平面设计实习生的岗位,半年来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薪水,深感前程渺茫的他通过同学妈妈介绍来到了一家培训学校,选了一个他们说的最赚钱专业——程序员。

终于,他有了不错的收入,但是他注定是个无法享受安逸的人,于是他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搞自己的游戏。然后,他离开公司,在家里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款游戏,并且上架到了app store和google play。

寥寥无几的下载量,几乎未做任何的商业化,顶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他一下被打回到那种令他反感的生活状态——上班。

上班的那几年,他天天给自己打鸡血“游戏火了就赚钱了!”

后来,游戏真的火了,却没有根据他预想的剧情发展,他不但没有拿到项目奖金,还被扣钱。因为长期的加班加点,身体拖垮了,请假去医院也要自己承担误工的成本。

“拒绝上班”,这次的教训让他更加坚定了创业的决心。

后路

创业至今,《Qipa World》就是这一路的写照,教育类游戏、轻度休闲游戏,最后的结局都是以赔本收场。

靠着积蓄撑了这么多年,齊葩首先面临的难题就是马上就要成为一名“吃不起饭的带来开发者”了。

或许是天生的乐观吧,齊葩总是敢于在逆境中寻找出路,哪怕只是一句“我现在很好”的自我安慰。

“我现在的生活很好,国家的福利也好了,有养老金。父母那边不用担心,虽然他们已经80左右了,但是哥哥姐姐们会把他们照顾的很好(我母亲与前夫的4个孩子)。我每次过节都会回去看望他们。他们依然生活在农村,哥哥姐姐们的孩子们都已经毕业开始工作了,生活都不错!”

现在他也更懂的享受生活,“以前天天忙,把身体搞坏了。现在想开了,不那么忙了,每天坚持锻炼,打打太极。”

“好了我打太极拳去了!”

他已经在为下一款新作做规划了,据透露,将会是一款反战题材的游戏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我问他压力这么大为什么还要留在北京?

“创业不成还能继续上班。”

隔着屏幕仿佛还能看到他狡黠一笑,

“这条后路创业之前就准备好了!”


相关推荐

SuperData4月报告:《王者荣耀》手游收入夺冠,《Apex英雄》跌出收入榜TOP10

最新大红鹰娱乐官网评论
暂无评论
参与评论

商务合作

独立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