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游戏设计师的移民之路

作者:陈灼 机核网 2019-05-15 3.9k
人生的终点无论落在何处,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既然如此,我们应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它,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。无论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,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信念而奋斗,也终究会有倒下去的那一天。“将自己的职业作为武器,去抗争,去争取自由,要相信自己,负己之责,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与社会进行斗争”。这就是我所选择的一种游击战式的人生观,也是自我意志的一种表白。那是1965年,我24岁。

无论你是选择建筑设计还是其他任何一个职业,20几岁的年龄,是左右一生的重要时期。人在感觉敏锐的20几岁时,能否有紧迫感地去生活,对其以后的人生,特别是四五十岁时,是能否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工作生活的分水岭。

——《安藤忠雄论建筑》


看完这本书时,是2009年9月,我25岁,在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了三年多,在经历了一年多的一个体育游戏项目后(我在2K的八年(7):2008年的拳击),正在做着一个自己很喜欢的IP,当时,并不知道十年后自己会在哪里,也没有过那样的规划。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这家公司再做五年,也不知道十年后自己已经不在上海。我甚至不知道两年后就会成为人父。我读着安藤忠雄、原研哉,努力扩展设计的知识面,我读刘瑜、本雅明、托马斯曼,我读《第三帝国的兴亡》,也读《天真的人类学家》。

快进到2012年,买了习题,复习了一下,考了一次雅思普通类,平均分六点五,单项不低于六分,感觉还可以。不过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继续下去。

快进到2013年夏天,去网上抢了一次银蕨签证(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),我记得全中国只有350个,点提交的一瞬间网站就崩了,自然没戏。不过当时很想去新西兰,本来只是想跟大尉去玩,但是也打算看看那里有什么学校可以深造。

因为在上海待了很久,不想去大城市了,所以选了奥克兰南边一个小城哈密尔顿的大学,怀卡托大学(University of Waikato),而且这个大学有个貌似很能打的专业:传媒与创意科技(Media and Creative Technologies)。

我研究了当时新西兰技术移民的加分,算了算年龄,工作经验,觉得读这个专业,找到一份对口工作,分数肯定是够了。于是报名这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,很快就收到一封信,要原来本科大学成绩单,感觉很麻烦,就不管了。

2013年12月,早晨,大连西路附近

到了2013年冬天,上海雾霾非常严重,小朋友发烧得让人揪心,心想还是试试,于是回老家,去大学开成绩单,倒是挺顺利,之后,把成绩单寄给怀卡托大学。

不久,收到怀大的通知信,说因为我原来的大学专业(生物工程)跟报名的专业差别太大,所以只能录取我读Graduate Diploma,相当于读大三(也就是国内的大四)级别的科目,学历和本科是一个级别。另外,雅思要考学术类六点五,单科不低于六。我研究了一下,这个学位,配偶是可以一起去的(小孩也肯定可以),所以就决定试试,去考了雅思,这次考了7分,其他好一点,作文还是6分。

四月初,预交学费,辞职。

六月二十七号跟大尉,加文和家人一起吃了告别午饭,大尉将我送去机场。一个人就这么飞去了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国家。好在NTRPG的老友Jacky在奥克兰,在机场接我,待我如家人,第二天还开车将我送去他的母校怀卡托大学,忙活了半天,和我一起把我之前约好的八九家租房一个个看下来不提。我到了之后两个月,家属过来了,又过了两个月,把孩子也接来了。

美丽的怀卡托大学校园

我的毕业设计:用VR浏览Instagram——大型表演项目

快进到2015年底,此时我的Graduate Diploma课程已经全部读完,因为某些课程是整年的,而我是2014年中入学,所以本来预计一年拿到的学位用了一年半。但这不打紧,与此同时,我也开始了硕士学位的学习。只要再过一年,硕士就能读完了。按当时新西兰的规定,只要是本科或以上学位毕业,都有一年的无限制签证,可以做找工作的缓冲。而这一年半时间里除了打些零工(在新西兰教编程)我也比较严肃的准备了几次跟奥克兰和惠灵顿的游戏公司的面试,但都败了,一方面可能是不适合,另一方面我当时的想法还是把硕士读完再说。

但2015年底寒假(新西兰是暑假,长达三个月)期间,我和家人在南岛游玩时,收到一位前几年移民到澳洲的老同事的消息,说有一个游戏设计师的机会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我说有。于是,命运的齿轮,他喵的就转动了。

我本来并没有太觉得这个机会会成,毕竟我人在新西兰。但几轮面试(视频)聊下来觉得还不错。另一方面,2016年开年,新西兰的游戏界发生了一件大事,它最大的游戏工作室Gameloft奥克兰分部关门了,据说1/3的kiwi开发者失业,我感到有点惊恐。我对澳大利亚的游戏开发规模的印象还停留在2K澳洲(《生化奇兵》前两代),Team Bondi(《黑色洛城》)这些鼎盛时候的样子,所以心想,不如乘机去袋鼠国,也许机会更多(然而并没有,澳洲的游戏开发产业此时已经经历了重大衰退,规模不比新西兰大多少)。

于是接了悉尼的这家公司的offer,这是1月初,公司开始给我办签证,公司本身也很新,我才是第三号员工(在路上),办的是四年(最长期限)的457签证,家属孩子都可以一起过去,理论上干满两年后可以转186永居签证,但是如果换工作,这个两年要重新计算。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没了工作,只有三个月(后来好像改为两个月)时间找新工作,不然就滚蛋。

这个457签证等了整整三个月,觉得度日如年,学校那边也办了休学手续,把本科段的毕业证学位证明都拿好。并且找2K的老同事帮忙,办了一份在那里的工作证明,因为当时2K上海已于两个月前关门(另一件让我惊恐的事),正在收尾,我担心今后找不上人了。

457签证本身并没有特别要求,就是要雅思四个六,我2014年考的还没过期,于是这些都无问题,再加上刚拿到的创意科技本科学历,也起了作用。所以,先跟悉尼渐渐组建起来的团队远程工作,一面等下签。4月中旬总算下来了,一个人飞去悉尼,又是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国家。租好房子,安好家,家属和孩子一个多月后也来团聚了,买车,小孩上学,都是事情。

初到悉尼

快进到2017年4月份,澳洲政府宣布进行签证改革,取消457签证,不过并不影响已经持有457签证的人员。不过,已经能感觉到政策收紧的风声。

快进到2018年1月份,我心想4月份可以转186了,就又考了一次雅思,这次7.5分,但写作还是6分。到了4月份,这时候我已经满了两年工作,但公司因为架构调整,无法给我办457转186的移民了,但仍愿意帮我,不过方案是让我走186直申的通道(186这个永居签证有两个获得渠道,一个是457干满两年转186,一个是直接申请186)。这么一折腾,已经到了2018年七八月份。路线确定了,但是,我的问题来了。

直申186多一个要求,就是需要申请人提供技能评估。我研究了一下跟我所做的游戏设计师有关的移民专业,一共有两个,一个是多媒体设计师(Multimedia Designer),一个是多媒体专家(Multimedia Specialist),但是前者只对应州担保名单上,不在大名单上,对我来说没用,所以,必须做多媒体专家的职业评估。

澳大利亚的职业评估有一套比较复杂的减分算法,但一顿算下来,我在国内的八年工作经验,加上在悉尼的两年经验,应该是够了(它只认最近十年的经验);专业方面比较吃亏,原来的生物工程完全不相关,而在新西兰读的创意科技的各个科目,跟多媒体专家的核心科目有差距。但还是决定搏一把。

不过即便搏一把我还是有一个困难,就是我在国内的八年工作经验无法证明,因为公司已经关门了(实际上我后来查下来,发现实体还是在的,但没有业务了),所以需要一个更复杂的证明方法,就是两个(非我的下属)同事做宣誓书,证明我在这家公司的工作经验与多媒体专家的技能核心要求相关。我分别找了在悉尼的那位老同事(在悉尼本地找公职人员或太平绅士宣誓),以及一位在上海的同事(他需要去澳洲驻上海领馆宣誓),他们两位和我共事的时间正好能覆盖全部八年。这两份宣誓做好,再加上妈妈在家找到我几张以前还留着的工资条、涨工资的通知、去旅游公司给开的在职证明等等辅助材料,工作证明这一块就没问题了。于是,大概在2018年10月中,提交了技能评估申请(评估单位是ACS,澳洲计算机协会)。

大概六周左右,收到了ACS的回信,说是我的工作经验和学历不符,也许会被拒掉,不过我有一个补救措施,就是写一个报告,通过一系列对做过的项目的分析,来证明自己在工作中取得了这些核心技能。在写这个报告前,我仔细研究了多媒体专家这个职业的详细介绍,并且根据自身所长,选择了部分核心(不用面面俱到)技能写到我的报告里,可怜雅思6分的我写了近两千字的英文报告,感觉快要吐血……好吧,其实严格来说,这个报告也是的确逼我真正的回顾一下,自己在这十几年的游戏设计师的工作经历中,到底学到了什么(从多媒体专家这个职业框架的角度来看)。总之,最后写好了,发给了ACS。

没想到,两天后,就批了下来,技能评估通过了。那么,186直申就没有任何障碍了。此外,就是准备递签的材料,这里面唯一复杂的就是需要澳新中,住过的三个国家的无犯罪证明,澳新都可以网上申请,寄来;中国则需要国内的亲人帮忙去派出所跑,上海还需要这边在中国驻澳领事馆办委托公证寄回去。这些在之前已经开始在准备了,总之七七八八,又是过圣诞节,到了2019年1月8号,才把所有材料交上去,交签证费等等。

同公司有另外一位同事也跟我的情况一样,不过他是学计算机的程序员(专业和职业对口,真的很省事啊),2018年初就把技能评估办下来了,所以他的186直申比较顺利,11月中旬就递签了。接着我们就在等,但也并不着急,因为官网上说平均批准的时间是十个月到十五个月。没想到,他的签证在2019年4月15号批了下来,我心想,那顺利的话我也应该快了吧,没想到比我想象的更顺利,昨天,5月2号,批下来了,从递签到批下来,只花了4个月不到,可以说是神速了。

从2014年6月27号出国,到现在快5年了,我没想到去的是新西兰,竟然辗转到最后,获得的是澳大利亚的PR签证。

有时,或者说,大多数时候,人生确实是没法规划那么长远的,能做到的就是坚定目标,然后,把每一个阶段性的工作做好。

就像是我现在手头的这本三十万字的传记翻译,它很长,但它再长,只要去一页一页的翻,最后,总会翻译完的。

但你要鼓起勇气去翻第一页。


作者:陈灼
来源:机核网
原地址:http://www.gcores.com/articles/109357

相关推荐

最新大红鹰娱乐官网评论
暂无评论
参与评论

商务合作

独立游戏